忽然又有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李林眉头一皱

分享到:
对了,还有蹋顿带着自己的旧部攻破了乌桓另两个大的部族,楼班和苏仆延,李林打手一会,乌桓人纷纷迁入长城以南,谁若是不来,只要在长城以北发现乌桓人格杀勿论,李林辽州人口在这两场大战之后,增加了几十万的人口,十几万的壮丁。
 
    这一天,李林依旧跟往常一样,坐在堂上,看着下面一众官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,根本就没有自己插嘴的份,自己到最后决定一下就可以了,李林手托香腮,支在桌子上,脑袋里早已经飞往了别处。
 
    “晚上吃什么呢?要不要上街给儿子女儿们买点什么玩的?还干点啥,上一会叫工匠定做的乒乓球案子好没好啊!快一点弄完,我也好有个解闷的运动,玉儿还吵着要我教她呢………………”李林自顾自的嘟囔着。
 
    忽然门外一声急报“报…………主公!”一名士兵迅速跑进了堂内,自己礼法严明,若是不经过传唤便进来议事堂者,立斩不饶,除非是有战事发生。
 
    李林看了看,没精神道“说!”
 
    “主公!袁绍手下大将鞠义,令精兵十万,郭图审配为军师攻打范阳!”士兵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本来迷迷糊糊的李林一听才是立即精神过来“什么?”堂内内众人也是议论纷纷。
 
    “战事如何?”李林问道。
 
    “禀告主公,小人来时鞠义已经进了幽州境内!”士兵道。
 
    王烈焦急道“主公,范阳距离乐阳快马也要三天的路程,现在王门定然与鞠义已经交上了火,鞠义十万精兵,不出五日王门必败,范阳必失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心脏扑通扑通的跳,自己虽然预料到袁绍回来,但是没想到这袁绍竟然这么快就过来了,你也不再修养两年啊,但是现在虽然战情紧急,但是李林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,他知道,这种情况下自己千万不能慌!
 
    田豫道“主公,那鞠义乃是袁绍手下最为能真善战的大将,袁绍自称自己河北有四根庭柱,一根正梁,挺起了河北的天下,这一正梁正是鞠义,鞠义带了十万精兵,定然会火速拿下范阳,然后就是冲向幽州腹地!”
 
    李林闭上了眼睛,尽量不停下面众人焦急分析的话,让自己平复下来,调节了几次呼吸,现在李林也已经25岁,心性也已经磨练出来,逐渐来安抚下来。
 
    “哼!慌什么?不还是有幽州的刘虞呢吗,他身为征北将军,统领北方四州,这袁绍按理说也是他的部下,这一会袁绍攻他的幽州,惊慌的应该是刘虞,你们这么慌干什么!”李林闭着的眼睛忽然张开,瞪着众人道。
 
    众人立即对李林拱手一拜“主公明智!”
 
    李林冷笑道“呵呵,十万精兵,这天下间能够拥有真正的十万精兵的也就是只有袁绍了!他统领三州才有这样资本啊!”袁绍土地辽阔,户头殷实,十万的可战精兵聚集起来应该不难,李林现在也算是统领辽州六郡,辽州经过李林几年的发展已经,收拢流民,安置胡人,已经有了近百万的人口,但是李林并没有穷兵黜武,本来当年拿下公孙瓒以后,李林手下便已经有了七万的精兵,但是两年之后,李林手下现在真正所谓的精兵竟然不增反而减少,竟然变成了五万,李林现在辅兵不少,而精兵则相当于其他诸侯精锐中的精锐的战力,李林对于这五万人,很是满意,足够守护自己的辽州。
 
    而其他诸侯不知发展,只知道征兵占领地盘,所以看似士兵不少,但是根本都是一堆渣渣,而且大军出动耗费军粮物资,劳民伤财,李林才不会轻易的耗费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。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现在刘虞肯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,所以咱们不用着急,传令关靖,叫他避开鞠义兵锋,以图后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领命之后,立即跑出了门外。
 
    可是传令兵刚刚走后不久,李林还正与众人商议战事,忽然又有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,李林眉头一皱,心里感到不好,问道“何事,快快道来!”
 
    “禀告主公,范阳守将王门与鞠义会战,连遭惨败,竟然阵前倒戈,主簿关靖当机立段,带领亲信逃往了渤海太史慈处!”士兵禀告道。
 
    李林听到我王门临战倒戈的时候,心都提了起来,但是又闻关靖带着亲信逃了出来,松了一口气,李林道“嗯!王门那种人,若不是投靠有功,哪有能力守护范阳,现在倒戈了也就倒戈了,早一点背叛我,我倒是心里有了底,省得以后还要忽然在背后捅我一刀,那时候我不是更惨!”
 
    李林话音还没说完,有一个士兵冲
    就因为五座城池十分重要,所以李林才回将自己信任的将军太史慈守护那里,特派八千精兵守护,这一会袁绍竟然分兵三万攻打,可见对那五座城池的重视,又有河北两座庭柱统领,这是因为上一会辛毗跟自己要五座城池失败了,袁绍很是仇恨啊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看见下面正在吃惊的众人,忽然大笑出来“哈哈哈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王烈疑惑道“当下战事紧急,主公为何发笑啊?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呵呵,笑着袁本初不自量力,竟然还跟分兵攻打某的五座城池,若是某攻打幽州,还已经拿下了幽州的门户范阳,定然直逼刘虞的老巢一举拿下刘虞,这样幽州岂不是就在某的手掌之中了吗?”
 
    徐邈听后笑着点点头,道“呵呵,主公说的极是,可惜那袁本初不像主公这般的睿智!”
 
    众人心中的紧张均是缓解下来,纷纷点头,李林道“现在袁本初分兵攻打某,这就注定了他的失败,哼!真是自大,刘虞手下的精兵已经不少,还来惹我,本来我就与刘虞有隙,现在袁本初这不是逼着我与刘虞抱着一团对付他吗!哈哈哈!”
 

欢迎转载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 » 忽然又有一个传令兵冲了进来李林眉头一皱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