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下直接明白苏锐的目的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

分享到:
苏锐冷眼看着这一切,这个吴世宽确实是能伸能缩,之前还恨李阳恨得要死,现在竟然要主动替他出气,这转变也着实太大了些,马屁拍的让人都感觉到慎得慌。
 
    “吴哥,我们是朋友啊,你不能这样,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……”常军的酒几乎被吓醒了一半,两条腿都在打颤,他知道,身为青龙帮大佬,吴世宽的手里绝对不是把假枪!
 
    “误会个屁!”吴世宽的吐沫星子几乎要喷到了常军的脸上,他看了看李阳,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位是谁?”
 
    “是……是谁?”
 
    此时,哪怕常军再二,也意识到这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应该有个极为不简单的身份了!否则的话,地位很高的吴世宽绝对不会是这副模样!
 
    “他是我们青龙帮的帮主!”
 
    吴世宽的话简直犹如一道霹雳,在常军的耳边炸响!
 
    后者浑身如遭雷击,几乎动弹不得,难以置信的看着面目阴沉的李阳,一股冷意从他的脚底升起,很快便传遍了全身!
 
    这位竟然就是宁海的黑帮老大,青龙帮的现任帮主?
 
    天哪,自己刚才究竟干了怎样疯狂的事情,不仅嘲笑他的墨镜,甚至还把他的脸拍了好几下!
 
    “你告诉我,你该不该死?”
 
    吴世宽用力的把枪顶住常军的脑门,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,子弹随时可能被射出来!
 
    常军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,几乎魂飞魄散了,两腿一软,直接跪了下来,说道:“饶命啊,吴哥饶命,帮主饶命!我有眼不识泰山,我瞎了眼,我该死,我该死……”
 
   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被吓破了胆子,在那里狂扇自己的耳光,就像吃了炫迈一般,根本停不下来。
 
    吴世宽倒也没有再详细介绍,而是指着苏锐和周显威说道:“这几位都是李帮主的座上宾,你却把他们当成了青龙帮的小喽啰,你简直死一百次都不多!”
 
    常军的脸已经被扇的麻木了,他有些呆傻的看着周显威,心里还在纳闷,这兄弟不就是个青龙帮的低级打手吗?什么时候成了帮主的座上宾?
 
    我去,这是个什么世界!这完全是踩人不成踢到了铁板啊!
 
    本来想要借着这顿饭的机会好好的踩一踩女友的前男友,可是,对方几乎没怎么讲话,就彻底把自己踩到了脚底下!
 
    吴世宽一脚踹在常军的肩膀上,把他踹倒在地,脑袋和桌子腿来了个亲密接触,直接撞出了个血口子!
 
    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:“让他道个歉就算了。”
 
    “谨遵苏少的吩咐。”吴世宽微微一躬身,然后转脸对常军吼道:“还不快给苏少道歉?”
 
    “好好好,我道歉,我道歉……”面对一群常年呆在黑帮的高层,常军可不敢有半点侥幸心理,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,自己已经认错了人,如果再错上加错的话,那可就没命在了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苏锐再次出声。
 
    “你不需要给我道歉,你要给他道歉。”
 
    苏锐抬起一根手指,指向了周显威。
 
    后者挑了挑眉毛,似乎没意识到苏锐会这样讲。
 
    张紫薇则是露出恍然的神色来,苏锐等了一晚上,恐怕就是等的这句话吧!
 
    常军顺着苏锐的手指方向看过去,便和周显威对视在了一起。
 
    看着后者平静的目光,常军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难言的憋闷和惶恐。
 
    这位之前被自己踩在脚下的“前男友”,如今却站在自己的面前,等着自己的道歉!这种落差简直犹如云泥之别!
 
    一个小喽啰,怎么就忽然间高高在上了?
 
    “还不道歉?”吴世宽又踹了常军一脚!这个胖子估计还不知道常军之前是怎么鄙视打击周显威的,如果知道的话,恐怕会立刻赏给他一发子弹!
 
    常军一咬牙,满脸悲愤的说道:“我道歉,我道歉!对不起,是我的错!”
 
    他刚说完,吴世宽就已经一耳光抽了上来,骂道:“我让你道歉,不是让你像死了爹一样的道歉!给我恭恭敬敬一点!”
 
    “对不起,我道歉!我不该做出这种事情,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!”常军高声喊道,同时偷偷用眼角余光瞥了瞥吴世宽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看着跪在地上大声道歉的现男友,看着站直身体面无表情的前男友,王琦的心中简直苦到了极点!
 
    他不是一个最普通的打手吗?他不是连一颗钻石戒指都买不起吗?怎么会让吴世宽这个青龙帮的高层元老如此慎重对待?
 
    看着周显威默然且漠然的神情,王琦终于意识到,自己有些东西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
 
    那些过往,那些时光,都已经化成了碎片,在脚下的下水道中静静流淌,捡也捡不起来了。
 
    常军是自己的现男友,能够给自己充裕的物质生活,在王琦看来,这样的男人比周显威要强上很多倍。可是,此时她选择的这个人,竟在对另外一个人疯狂的磕头求饶,没有任何的尊严可言!
 
    地位的转换如此迅速而剧烈,现在想想之前常军的踩人举动,王琦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。
 
    苏锐看了看疯狂磕头求饶的常军,又看了看一旁的周显威,道:“我这样做看起来是不是挺不上档次的?”
 
    “确实不够上档次,不过这不正是咱们的口味吗?”周显威笑了笑,眼睛中竟然第一次露出了淡淡的神采。
 
    “我可和你的口味不一样。”苏锐见到周显威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活力,明白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,指着常军说道:“你准备让他这么磕一晚上?”
 
    周显威刚要答话,吴世宽就抢着说道:“别说磕一晚上了,就是现在让他磕死也没有任何的问题!”
 
    王琦闻言,脸色再次变得煞白!
 
    “磕死你全家。”苏锐冷冷的瞥了吴世宽一眼:“这有你说话的份么?”
 
    吴世宽闻言,讪讪闭嘴。
 
    可是周显威却话锋一转,说道:“不过这家伙是罪有应得,就算真的磕头磕死了,我也没什么意见。”
 
    这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苏锐闻言,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王琦听了之后,浑身轻轻颤抖着,盯着周显威:“你在报复我?”
 
    “报复你?”周显威冷冷一笑,摇了摇头:“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,报复你又有什么意义?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,如果你的男人下次再敢在我面前这样上蹿下跳,我就可以保证不让他看到第二天的太阳。”
 
    这语气很淡,但是却蕴含了很浓很浓的杀气!
 
    这种杀气绝对不是故意表现出来的,绝对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考验,深深浸入了骨子里的!
 
    吴世宽和李阳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!饶是他们经历过许多的打打杀杀,却也无法在不经意中流露出这种杀意!
 
    在苏锐的身上,同样隐隐藏着这种气息!
 
    这位来自那个家族的大少,到底经历过怎样的事情?
 
    此时李阳和吴世宽的心中都冒出一个相同的念头——看来大豪门就是大豪门,就连训练子弟的方法都那么不一般!
 
    说着,周显威瞥了王琦一眼,语气淡淡地说道:“曾经我想和你好聚好散,但是现在,你对我而言,只是个陌生人而已。”
 
    王琦的身体一直在打颤,眼泪从她的眼珠子里大滴大滴的滚落而下!心痛到难以呼吸!
 
    “希望我们后会无期。”
 
    说罢,周显威便转身走了出去,走的是如此的决然,毫不留恋!
 
    周显威走了,常军也停止了磕头,这货刚才真的是摒弃一切的节操才保住了自己的小命。
 
    苏锐略带嘲讽的看了王琦一眼,对于这样的女人,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同情。
 
    “常军有一千万,但是他只会给你买一个八万块的戒指,周显威有一个亿,他却可以把这一个亿全部都给你。”
 
    苏锐微嘲的说道:“我对他说过一句话,现在也转达给你。”
 
    王琦抬起头,却听到苏锐说道:“你选择坐在宝马车上哭,却错过了在劳斯莱斯上面笑。”
 
    ps:这几章其实不是为了踩人,主要是送给所有被那些女生们伤害过的兄弟们,每个人都有无尽的潜力,谁也不知道自己日后会达到怎样的高度,所以,等到站在一定的高度上再回头看看过往的云烟,一定要感谢那些曾看轻自己的人,没有他们的刺激,我们怎么能一路不低头的走到现在?一起加油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353章 要有被踩在脚下的觉悟!
 
    有些东西,在拥有的时候不知道好好珍惜,失去了才追悔莫及。可是这个世界上,终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,也没有时光机让你回到过去重新活一遍,去感受那曾经被挥霍的昨天。
 
    王琦这纯粹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,她浑身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两眼无神,泪水无声流下。
 
    苏锐并没有跟着周显威离开,而是问向吴世宽:“这个常军是做什么的?”
 
    吴世宽本来就心思活络,这一下直接明白苏锐的目的,恭恭敬敬的回答道:“回苏少的话,这个常军家里有个贸易公司,每年做一些小商品的出口业务,由于国外的客户比较固定,所以数额还不算小。”
 
    苏锐嘲讽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常军:“以青龙帮的实力,吃掉这家贸易公司有困难吗?”
 
    吃掉这家贸易公司?
 
    这下吴世宽可做不来主了,他求助性的看向李阳。
 
    常军的身体则是开始打哆嗦,苏锐这可是流露出来要毁掉他家产的意思!
 
    后者早就摘掉墨镜,清了清嗓子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不管这家贸易公司有多大,我都会在三天之内办成此事。”
 
    对于收购公司而言,李阳还是比较在行的,当年他就任青龙帮帮主、出手打造青龙集团的时候,也同样是黑白两道的手段齐出,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凝聚了强大的财力和战斗力。
 
    不过,要全盘接手一家公司,三天的时间还是紧张了些,但是对于李阳而言,这是自己向苏锐展现能力的最好时机……否则的话,让张紫薇彻底顶替了自己的位置,可是他不太愿意见到的。
 
    王琦的身体同样在打颤,这个苏锐真的好狠心,自己选择了坐在宝马车上哭,可是他却要将宝马车都毁掉!
 
    “那就三天吧。”苏锐的眼睛看着常军,没有任何的怜悯之色:“三天之后,我要看着他们彻底退出这个行业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的语气虽然很淡,但是却流露出来一种无与伦比的压迫力。
 
    “请苏少放心,我一定完成任务。”李阳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光来,青龙集团本来就需要迅速扩张,就拿这个常家的公司当祭刀的对象好了!
 
    常军听到这些人三句两句就把自己的财路给断了,不由得哭天抢地:“你们不能这样做,你们不能这样做,我又

欢迎转载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 » 这一下直接明白苏锐的目的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回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