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这对骑兵越来越接近也是跟张郃的士兵一样

分享到:
张郃看了看这几百个十分无辜的眼神,叹了一口气道“诶…………皆是我冀州之民,若不是发生了战事,各位乡亲有怎么沦为流民啊!”然后张郃对自己护卫李遨说道“留下两日之粮,赠与这些乡亲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”李遨迟疑的看着张郃,“去吧!”张郃摆摆手示意了一下。
 
    “两日…………是!末将领命!”李遨招呼两位护卫过来,将他们马上所带的干粮取出,分出了三分之二,拿了过来,护卫们的眼神复杂不已,张郃看了一没好气道“磨蹭什么,快一点!”李遨只好赶紧派发粮食,一众流民一看见粮食,立即争抢起来,引得李遨连连的叫喊。
 
    张郃看着正在大口大口吃着东西的流民,会心一笑,对众人轻声说道,“诸个,我等身上微薄干粮不足分至诸位,某心思先给孩童与老弱,诸君以为呢?”
 
    只见几百人中站出一名青年男子,感激说道,“我等男儿身强力壮,自是无妨,诸个乡亲,还不快快谢过这几位!”众人立即对张郃大为感激,有的人还不停的跪下磕头。
 
    “谢过诸位!”众民也是纯朴,张郃这么一说,那些轻装立即无人上前哄抢。
 
    “谢谢大大叔!”一名幼童拉扯着张郃衣角谢道,大叔?我的天啊!张郃差点眼前一黑,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大叔了?装作愤怒地瞪瞪眼,调弄这小孩,引得那名幼童咯咯直笑,张郃还以为这名幼童得了自己的米饼后会吃,没想到她却跑到自己母亲处,拉拉她母亲的衣袖,轻声喊道,“娘亲,…”
 
    那名满脸疲倦的女人怜爱地揉揉自己的女儿,微笑说道,“你吃吧,娘亲不办“”,“唉!”张郃重重叹了口气,“其实诸位不必分与我等米粮!”方有说话的老者叹息一声,说道,“无可去之地,迟早是死!”
 
    这话听在张郃耳中,脸上羞愧难耐,深深一拱说道,“诸个乡亲,皆是我等之错!乃让诸个落到如此境地,你等且向西南方向行,不到百里便是鄚县了,到了那里便报我张郃的名号!”
 
    “张郃?”百姓之中忽然有人好似听说过张郃,惊叫一声之后,立即起身对张郃大拜,哭丧道“多谢张郃惊叫,多谢张郃将军!”众人也是纷纷跪拜。
 
    张郃立即道“快快请起立即安慰道“各位不必担心,这里有我在,他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!”
 
    流民虽然停了张郃的话,平复了一些,但是从眼睛里面还是有难以掩盖的恐惧,只见这对骑兵越来越接近,也是跟张郃的士兵一样,戒备着,张郃喊道“我乃先锋张郃!你们是何人?”
 
    那一队骑兵也是送了一口气,喊道“我乃是韩猛将军属下偏将韩伟!拜见张郃将军!”说着对张郃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张郃也是很不情愿的还了一礼,韩伟带着人从张郃几人身边经过,很是不削的往树林里面瞟了一眼,便很是嚣张的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张郃怒气冲冲的对身边的李遨道“给我记住此人的名字,日后定然为这些百姓讨回一个公道!”
 
    李遨担心的说道“将军,这韩伟好像是韩猛的侄子啊!”
 
    “哼!就算是韩猛的亲生儿子,也要受罚!若不是现在战事紧急,刚才某就不会放过他!”张郃怒声说道,一旁的李遨立即闭嘴。
 
    张郃回过头对一众流民道“各位乡亲,你们按照我说的路线去鄚县,不行不到一日就到了,若是有人阻拦便提我张郃的名号,我会给沿路的哨卡通报一声的!”
 
    众人立即多谢张郃,张郃本就痛恨韩猛,得知作恶的是韩猛的侄子,更加生气,便也不再带着人溜达,直接策马回了营中,去喝闷酒了。
 
    “噗……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行了你啊!这都多久了,你还笑个不停的,忍都忍不住啊!”田豫没好气的跟身旁自打张郃走了以后便一直在笑的士兵。
 
    “不是…………呵呵……不是,不是,是属下太高兴了,将军遇到了一会张郃,不仅把咱们进入鄚县的理由给找好了,还挑拨了他们主将与先锋的关系,某是在太高兴了!哈哈……”这名士兵还是忍不住的笑了。
 

欢迎转载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 » 只见这对骑兵越来越接近也是跟张郃的士兵一样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