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了许久不见木流云和菲灵出来其他几人也按耐

分享到:
迷雾之中几人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冲乱闯,回头望去迷雾之中并没有骷髅妖灵追击而来,四周白茫茫的一片,枯木怪枝隐现其中,周身景致皆是一般,不知此时身在何处。
 
    “不对,我明明记得,刚刚就是从这个方向走进来的,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出来。”菲灵面露惊色的说道。
 
    几人都是一筹莫展,对于眼前之困境毫无办法。
 
    原本坚硬的地面此刻却似泥潭一般,一双双枯骨之手自地下猛窜而出,躲避不及的几人,被这枯骨抓出脚裸往下拽去。
 
    “啊~!”
 
    惊吓之间,几人忙各自运起神力,将那枯抓震开,慌忙立刻此地。可是四周之处,那伸出枯抓之地,一道道身影纷纷破土而出,将几人围在其中。
 
    “火云漫天”
 
    双刀横扫,一团妖红火焰向着四周枯尸之影散荡而去,谁知那原本焚烧万物的烈焰,在尸身之上发出的,阵阵阴煞白气之下瞬间熄灭。
 
    “青藤之界”
 
    手结法印,无数藤蔓遍地蔓延,将那一只只的枯尸缠入其中,好似一只只的粽子一般。可是在怪力挣动之下,那条条藤蔓立刻碎裂开来。
 
    “快走,这是太古尸身所化阴煞之体,比之尸狐还要硬上几分。”浦莺茜似是想到什么,立刻提醒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地丘兽,开路!”
 
    虽刚刚融化土灵珠,钟寒的神晶之力立刻强上几分,双手之上土黄之光弥漫,两条巨大石丘化形而出,将一头头挡在身前的枯尸撞开。
 
    “走”
 
    几人那还敢停留,立刻随着石蚯向前冲去。好不容易总算将这一具具太古尸身甩开,可是几人也不知道要逃亡那里,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耗死在这里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了,这里乃是一处绝地——‘鬼雾之森’!”浦莺茜惊叫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”
 
    几人问之都顿时吃了一惊,对于这绝地几人在课堂之上都曾听说过,没想到此时居然误撞进这里,当真是有死无生之地。
 
    “宁入冥王殿,莫进鬼雾都
 
    宁走黄泉路,不踏雾森地”
 
    “要不咱们,直接退出算了,这地方太td吓人了。”江希影面露惧色的说道。
 
    可是这时没有人嘲笑他,幸而几人只是在这里试炼,如果真的陷入其中,恐怕连死的心都有了。任何在鬼雾之森中死掉的亡灵,都将终生化作这森林的一部分,永生永世不得超生。这是一个让顶级神甲战士都不敢踏入的地方,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学员呢?
 
    “好吧”菲灵思索着,也同意的说道。他们现在仅是在这森林的边缘,便遇到这么强大的妖灵,在进入其中不知道会遇到什么。而学员给的手环,在这最深之地就不知道有没有用了。死了或许是中解脱,如果成为被这森林所吞噬,就真的万劫不复了。
 
    几人都向着手环之处摁了过去,没想到试炼就这样的结束了。
 
    “等等。”,木流云突然制止的说道,“走这边。”
 
    强撑着虚弱的身体,带着几人向一旁的迷雾之中冲了进去。闭目似是在感受着什么,接着又向发方向跑了过去。
 
    几人不明所以,但是仍在后边紧紧的跟着。如此反复几次,眼前的迷雾逐渐的淡下去许多。
 
    腥煞的血气迎面扑来,只见一条血色河流出现几人面前,无数水花翻腾激荡,一个个阴灵在其中哀嚎着挣扎着。
 
    “一会我们一起冲过去,不管听到什么或是见到什么,绝对不要停下来。”木流云告诫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三,二,一,走”
 
    几人向着那奔腾哀嚎的血河之中冲了过去,越到临近之时越感到这血河的恐怖。一道道阴灵之身从血河之中想要挣脱而去,可是在那血水之中又被拉了回去。
 
    “真的要过去?”江希影心中不禁犯难起来,如果被拉入这河水之中,恐怕就再也出不来了。可是在他犹豫思索之间,木流云已率先踏如这河水之中,猩红的河水弥漫其身上,无数阴灵欢呼雀跃,总算有人来和他们一起受这磨难,一个个的向着几人扑了过来。
 
    雷芒现,将
 
    那阴灵一个个击开,木流云仍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阿木,不会又受到妖狐的蛊惑,来这里送死吧。”此时就连浦莺茜和菲灵都不禁心中生疑,眼见木流云踏入这血河之中,不禁想将他拉回来。
 
    “算了,死就死一会吧。”木流云已经冲入河水之中,再想其他也是无用,暗咬牙齿心中发狠的也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只见几人也就最初几步踏在血水之上,其后似是踏在无形之梯上越走越高,仿似一座无形之桥飞架在血河之上。那河水之中阴灵,虽是心中不忿可是却又一股无形之屏阻拦再无法阻拦几人。
 
    踏过血河之后,回望那血色之水,几人仿似经历一场生死一般,兀自喘息不已。血河对岸再无一丝阴煞迷雾,又前行不久一片湖水,似一面镜子一般映照着皎洁月光,周围元灵之气弥漫而出,几人总算可以在此地休息片刻。
 
    “阿木,你是怎么知道有这条路的。”菲灵不解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是那入体的阴灵告诉我的。”木流云向那血河之地伏身拜去,发誓的说道,“我一定将前辈们,从此地解救出来。”
 
    望向迷茫的几人,木流云继续说道,“那阴灵入体我生命垂危之时,手环防御之力升起,似是唤起他生前的一丝灵智,将一丝生前灵识映入我脑海之中。不过那灵识影响太过于模糊,我也是慢慢才逐渐分辨清楚,这一条生路。想那阴灵应该原是这试炼之地的人,只是不知什么情况自身却陷入这其中不得解脱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这么庞大的试炼之力,应该是以远古遗留下来的法阵改造而成,相比这隐秘之地,也是最刚被发现,要不然这么危险的地方,绝对不会让我们这些学员进入其中的。那阴灵应该属于那试炼之地原本的主人门派,所以对这“迷雾之森”的生路有所了解。”
 
    “咱们接下来该怎么走?”逃得大难不死,江希影问道。
 
    “等到试炼结束,或是就在这附近探索吧。咱们并没有离开迷雾之森,而是到了更深处。不过此地有天地法则隔绝,外面的阴灵进不来。”木流云说道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八十三章 巧抓人参精
 
    阿木等人总算走出了迷雾之森,回头望去月色之下迷雾之森中,怪树突兀的枝丫伸向夜空之中,端是阴森恐怖无比。
 
    几人此时已是疲惫不堪,阵阵元灵之气自湖中弥漫而出,立刻盘膝而坐恢复伤势的恢复伤势,疗养身体的疗养身体。
 
    这一运功打坐,只到天明之时方才停止。身体总算在灵气的补充之下恢复了过来,木流云受伤最重,这疗养恢复不是一时半刻便能过来,到也不在急于一时。几人吃了一些以前备好的妖兽肉干,便昏昏睡去。
 
    再次醒来之时,又是月上中天。虽然四周鬼雾之森一片阴森之气,不过这湖泊周围却是明亮清新,似有一层禁制将那鬼气阻隔无法蔓延而来。
 
    一片湖泊在月色之下,映照出片片银辉。虽有夜风轻抚而过,但那湖水如同镜面一般平静不起任何的波澜。
 
    整个夜空在平静的湖面之上映射而出,淡然的星光和皎洁的月辉浮现其上梦幻神秘。醒来后的木流云等人都被这美丽的湖泊所吸引,静静的在一旁欣赏。
 
    忽然预感到什么,木流云突然飞身跃起,向着湖中一头扎了进去。
 
    “阿木!”众人大惊的叫道,他们都不知道原本好好的木流云,为何突然扎进这湖泊之中。
 
    墨色的湖水之中,木流云的身影在进入的刹那间,便消失的无影无踪。虽然在夜色之下众人不能看清这湖内之景,但是不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木流云的身影。此时众人才发现了这湖水的不正常,众人不解的思索着,“难道阿木发现了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先下去看看”,菲灵担心木流云的安慰,咬着嘴唇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和你一起去”,浦莺茜同样担忧的说道,暗叹这阿木太过于冒失,有什么事情为何先不向众人说清。
 
    “我们都不知道这湖中有什么古怪,还是我先下去看看再说吧。”菲灵说着也一头扎入这湖水之中。
 
    随着菲灵进入到这湖水之中,只觉的这周围的空间发生了一些变动。原本头朝下扎入水中的她,现在却觉的身体在头朝上的缓缓升起。
 
    一股力量托着菲灵缓缓自湖面之中升起,菲灵惊异的发现自己被托着浮出了水面。仍是那平静如同镜面的湖泊,可是周围却没有同伴的身影。
 
    “湖面倒影之中,暗藏着一个失落的小世界”
 
    菲灵在心中忽然想起,曾经在书本之上看到这段话语,据记载在这个他们居住的大世界之中隐藏着许多小的世界,它们有些是宇宙初开之时就形成的世界碎片,有些则是一些上古大能开辟出来的仙山洞府。
 
    菲灵发现木流云正在不远处悄然的蹲着,正在认真的观察着什么。
 
    菲灵气呼呼的冲了过去,这个小子发现了这其中的古怪也不给大家说一声,害的大家在那里白担心一场。菲灵不客气的揪起阿木的耳朵,刚想大声的训斥一番,却被阿木紧紧的抱住,捂上了嘴巴。
 
    此刻菲灵被木流云紧紧抱住,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,四周安静的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之声。菲灵几乎感受到木流云的气息喷吐到脸颊之上,那阳刚的气息令菲灵心跳骤然加速,羞涩的脸庞不自主的绯红了起来。
 
    木流云却没有注意到菲灵的这细微变化,而是指示着她向另外一旁望去。
 
    皎洁的月光之下,银白月辉如流水轻纱一般覆盖在大地之上。一片风灵草在银色的月辉之下熠熠生辉,丝丝的灵雾在其周围弥漫。
 
    “这么大一块药田,这是要发啊!”菲灵惊叹的目光望向木流云,心中无比惊叹。
 
    而木流云的目光却不在这块药田之上,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只见一个两岁娃娃大小的一个小人,整盘坐在浓密的药田,贪婪的吸食着天地间的月华。
 
    这下菲灵惊讶的小嘴都合不上了,眼前这个小人分明就是书中记载的人参精,居然长到娃娃大小这般,也不知道生长了几千年了,这起码
 
    是一株能达到生人肉医白骨的不死神药。
 
    等了许久不见木流云和菲灵出来,其他几人也按耐不住担忧的心情跳入这湖水之中,发现他们两人正蹲在一起不知观察着什么。
 
    浦莺茜他们发觉了二人的不正常,不似菲灵那般莽撞,而是悄然的潜伏了过去。菲灵和木流云也发现了来到这里的浦莺茜他们,示意他们不要发出任何的声响。
 
    当看到那吸收这月华的人参精时,三人都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啊,一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一次。如果能将这人参精的精华吸收掉,几人自身的等级不知道能够提升多少的档次。可是数人也在那里踌躇着,这人参精必然已经通灵,任何的风吹草动的异常,一定会引起它的警觉,令它立刻遁入到大地之中,恐怕就再难以追寻。
 
    “怎么办?”几人用心灵传递着话语。“你能用大地封印困住它么?”
 
    众人首先望向土系钟寒,询问着他能否将这片大地,用土之力封印起来,令这人参精无法利用土遁逃窜。
 
    “不好办啊,我虽然可以勉强将这片大地全部石质化,但这恐怕困不住人参精。它的的土遁之术,只要有一点土之力就能逃的无影无踪。”钟寒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呢?和大狼能潜伏过去么。”众人又望向了江希影,几人之中也就他的潜伏术最为精通,又可以凭借木系之力隐藏自己的身形。
 
    江希影也同样摇了摇头,“这人参精活了这么久,肯定最是机警,也就是今天月华之力浓盛,它才没有注意到咱们这里,可是我也无法再靠近了。我听祖上说过,要想抓这人参精,需要想办法先将其困住才行。”
 
    众人在那里一阵的犯难,可是这天大的机缘,就在眼前却不能得到,心中都无比的懊恼不舍。它们那里知道,即便江希影的祖上最富经验的老猎人,想要抓数百年的人参精都需要先观察数天,在其出现之地设下层层陷阱禁制才能抓住,任何风吹草动便能引起它的警觉,更何况这已经长成娃娃形的数千年人参精。
 
    也就是今天月华正盛,这人参精又在即将突破之际,而在这方世界之中,又没有遇到过多少敌害,他们才能目睹这人参精之容。要是在平常之时,他们别说抓这人参精了,就是连看到都不可能。那人参精灵觉十分强大,数里之外的任何风声草动都逃不过它的感知。也是这人参精今天命该如此,它此时正值突破之际,所有灵觉都用在突破瓶颈之中,又被这吸引而来的月华之力封闭感官,感知大为降低,才被这群初出茅庐的几人发现。
 
    这可怎么办,月已中天此时正值月华最盛之时,也是抓这人参精最佳时刻,再过片

欢迎转载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必赢国际平台_必赢亚洲国际_必赢平台时时彩 » 等了许久不见木流云和菲灵出来其他几人也按耐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